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张红宇:抵押有期限范围不影响农民基本居住
  
  来源: www.ignite-events.com 点击:1502

8月24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宣布试点任务,包括建立担保品处置机制。

在农业管理领域,“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始终挥之不去。然而,在农民、政府和金融机构的不同视角下,路径差异往往成为协调困难。

实施“两权”试点将如何触及农业融资的冰点,如何提高农业融资效率?在“小而散”的中国农民特征下,如何找到适度规模经营的融资路径?针对上述问题,记者《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采访了农业部管理司司长张洪宇。

关键字1。融资“将有效振兴农村资源”

NBD:当前农业经营融资的难点是什么?“两权”抵押能否克服融资困难?

张洪宇:发展适度农业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发展中国特色现代农业的基本方向。“两权”试点是土地制度创新和金融制度创新相结合的大构想和创新。从融资需求的角度来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与普通农民的区别在于数量少、分散、时间短。他们通常需要更多的钱和更长的使用时间。

首先,农户分包和转让的数量大幅增加,合作社、家庭农场和大型专业家庭等新农业经营者转让的土地规模不断扩大。以500元为例,1亩土地的年转让费为100亩5万元。如果一个家庭农场转让100亩或200亩,农民可能仍然能够负担得起。但是,如果合作社转让1000亩或2000亩,所需资金为50万元或100万元,则必须依靠贷款。第二,国家鼓励新型农业经营者,特别是龙头企业和合作社,建立农产品加工和发展新型农产品流通。一个设施价值十多万元,几十万元,一些大型成套农业设施甚至达到几百万元。每年集中采购农产品原料时,也需要占用大量资金。第三,发展现代设施农业、建造温室和改善农业基础设施都需要更多的财政支持。

从目前农业经营的融资状况来看,农民的小短期资本需求可以通过银行信贷、合作信贷合作等渠道解决,所缺乏的是大长期资本和信贷供给。

农村土地经营权和农民住房产权是农民最重要的两项产权。“两权”抵押试点有效激活了农村资源、资金和资产,建立了适应农业规模化经营发展的稳定投资机制。虽然它不能解决农业经营中的所有“融资困难”问题,但它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

友情链接:
苏澳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ignite-events.com 技术支持:苏澳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