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上合组织与区域经济一体化
  
  来源: www.ignite-events.com 点击:1456

这次,李克强总理前往比什凯克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第十五次会议,并对吉尔吉斯斯坦进行了正式访问。他此行的亮点之一是中国对建立上海合作组织自由贸易区的倡议持开放态度。他愿与各方就自由贸易区进行可行性研究,积极探索更加全面、紧凑、高效的区域经济合作框架。 这意味着经济日益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之间合作的重要战略支点。

上海合作组织是一个政府间国际组织,其前身是2001年建立的“上海五国”机制。 上海合作组织成立15年来,已成为区域合作的重要平台,为促进地区稳定与繁荣、世界和平与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之初就明确规定,应重视并尽一切必要努力确保地区安全。 人们普遍认为,上海合作组织的职能主要是在军事和安全领域。 事实上,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早在成立之初就签署了《关于区域经济合作及启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进程的备忘录》,提出2020年发展目标是逐步实现货物、资本、劳动力和技术的自由流动,以顺应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发展趋势,增强成员国所在地区经济合作的深度和广度。 然而,上海合作组织自成立以来,在地区安全方面取得了显着成就,但其经济功能没有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上海合作组织在经历了各种区域一体化和经贸合作的尝试后,其经济合作职能长期处于体制停滞阶段,成员国的经济合作大多是双边的。 经济结构明显互补的国家无法实现机构合作,这已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发展的一大难题。 例如,区域经济合作目标的模糊性导致无法形成制度安排、区域经济合作方法的泛机制、区域经济合作措施的形式化、区域经济合作的双边或多边性质以及区域经济合作的项目性质,制约了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经济合作特别是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进一步发展。

2013年11月,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总理第十二次会议在乌兹别克斯坦举行。李克强总理首次出席会议,提出了深化上海合作组织务实合作的六点倡议。 此后,继2014年上海合作组织第十三次总理会议(阿斯塔纳)和2015年上海合作组织第十四次总理会议(郑州)之后,上海合作组织议程中的经济合作内容大幅增加。 从以边境管理和军事互信为核心的“上海五国”到以“安全、经济、人文”为三大支柱的“上海合作组织”,上海合作组织过去十年的发展显然是一个适应外部安全环境的演进过程。 上海合作组织国家经济互补性强,相互依存,经贸合作基础良好。探索和建立更紧密的区域经济合作机制有利于提高区域竞争力。 因此,坚持开放合作,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培育大型区域市场,建立大型跨境渠道,促进经济一体化,符合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的共同利益。 因此,上海合作组织恢复了“加强成员国区域经济合作的深度和广度”的初衷,以适应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的大趋势。

中亚国家有发展区域经济合作的强烈意愿,并希望通过团结起来取暖来摆脱它们面临的经济困难。 早在上合组织成立之初,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就提出在中亚建立共同市场。 哈萨克斯坦甚至建议上海合作组织以经济合作为主题,并建议建立上海合作组织银行、发展基金等金融机构。这表明,起初中亚国家对上海合作组织的经济合作职能本身抱有很高的期望。

事实上,中亚国家真正关心的是如何建立一个能够充分利用现有自然资源和劳动力资源的产业,并在此过程中完成资本、技术和熟练劳动力的积累,从而将其转化为未来的竞争优势。 换句话说,中亚国家的经济战略目标是提高企业的自我创造能力,建立基于自身比较优势的产业,最终形成国际竞争优势。 在这一过程中,希望中国在资本、技术和转型经济方面的经验将在中亚国家发挥关键作用。 如果是这样一条区域经济合作的道路,可以想象,当中国和亚洲国家利用中国的大市场实现自己的经济增长,在国际市场分工的基础上建立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时,中国发展区域经济合作的建议以及相应的政治和安全主张自然会得到该地区各国的认可和支持。 通过上海合作组织的经济合作,它将为中亚国家带来更多的实际经济利益,如就业、创业发展、资本积累和市场体系发展。 这样,区域经济合作不仅满足了中亚国家的国内需求,实现了社会稳定,而且为它们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 中国与中亚国家的经济交流中有许多这样的成功例子。 例如,吉尔吉斯斯坦在该国创造了50万个就业机会,作为中亚转口贸易的平台。

为了解决中亚的安全问题,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应该着眼于长远,即通过逐步提高经济发展水平来实现中亚的长期和平与稳定。 这一战略逻辑意味着上海合作组织需要以经济发展为基石 只有上海合作组织履行其在经济领域的各种职能,并将这些职能作为其未来的基本职能,才能确保其成员国长期稳定的经济和发展利益。 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安全合作和人文合作已成为资源来源,这必将增强上海合作组织的国际话语权和地区影响力,增强成员国的向心力和凝聚力。 对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来说,先易后难,循序渐进。从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和便利化出发,逐步实现组织章程规定的货物、资本、服务和技术的自由流通,向区域经济一体化方向推进。它还将扩大区域国家空的发展,创造一个荣辱与共的命运共同体。 (朱宁,北京大学国家治理创新中心博士后研究员)

友情链接:
苏澳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ignite-events.com 技术支持:苏澳农业网 | 网站地图